1984年以前,湖人从未在总冠军赛里战胜过塞尔提克,明尼阿波利斯,洛杉矶,7次总冠军赛交手,1次都没赢过,1984年总冠军赛,是第8次。湖人差一点就赢了,应该说,只差一点点。

那年总冠军赛打了7场,湖人有3次机会可以一鼓作气终结塞尔提克,第三战Magic Johnson轰下14分11个篮板21次助攻率队7人得分上双,狂屠塞尔提克33分,总比分2-1领先,是第2次。第1次是G2最后时刻,湖人领先2分手握球权,塞尔提克进攻不中,Worthy摘下篮板,只要把球安全送到Magic手中,拖延时间就能稳赢,但Worthy的传球刚刚出手,现拓荒者球员Gerald Henderson的老爹Gerald Henderson Sr.鬼魅一般出现在Worthy身前完成抄截,趁湖人球员愣神瞬间妙传篮下Byron Scott,后者偷袭得手,将比赛拖入延长,塞尔提克最终3分险胜将总比分扳成1-1平。

「我们不可能带着0-2的比分回到主场,」高傲如Bird也在多年之后承认,「如果没有Henderson那次抄截,我们很可能已经被横扫了。」

84年冠军战  纪念日大屠杀:下刀狠 ≠ 站得稳

Bird这番话也从另一个角度证明了:塞尔提克其实打不过湖人,至少那一年,或者那几年里很难很难。此前4个赛季,湖人2次夺得总冠军,塞尔提克只有1次。要知道84年那支湖人的阵容是这样的:Jabbar、Rambis、Cooper、Worthy、Magic,板凳席上还有McAdoo和Wilkes,以上7人5位入选名人堂,只是因为没有夺得总冠军,多年后才会在湖人队队史最强2季评选中输给1985年湖人,屈居第二。

话题回到那年总冠军赛,G3把塞尔提克狂屠33分之后,G4,「Showtime」湖人一如既往的顺风顺水,Pat Riley指挥着手下众弟子,一波接一波的进攻高潮打的塞尔提克节节败退,将近退休的塞尔提克饮水机和毛巾管理员M.L. Carr在板凳席上看的火冒三丈,他朝着被Jabbar打成猪头的McHale大喊:「你TMD到底能做点什幺来阻挡湖人?」

这还没完,暂停的时候,Ainge也开始不停地对McHale逼逼叨,终于,McHale受不了了,下一个回合,湖人Kurt Rambis快攻甩开McHale打算来一记精彩上篮,结果McHale直接用手臂勒住Rambis的脖子,把他硬生生从空中拽翻在地。Rambis怒火中烧,爬起来冲向McHale,双方球员乱作一团,Bird和Jabbar也迅速加入战局。塞尔提克攻心之术作战成功,上半场领先10分的湖人后两节阵脚大乱,被塞尔提克拖进延长,M.L. Carr本人全场就在延长打了3分钟,贡献一次关键抄截暴扣,Bird最后16秒一对一单打Magic飙进三分,塞尔提克死里逃生。

84年冠军战  纪念日大屠杀:下刀狠 ≠ 站得稳

后来人们普遍认为,G4是1984年总冠军赛的分水岭,这话要是让红头奥拜克泉下有知,肯定笑得合不拢嘴,因为真正的分水岭其实是G5。那时塞尔提克主场,当时北岸花园球馆工作人员在他授意下关掉了空调,封闭的场馆变成一个蒸笼。那场比赛几乎全程在36.5度的高温下进行,老如Jabbar,年轻如Worthy暂停时都需要吸氧,现场球评差点脱水昏迷,前4场比赛大发神威的Worthy、Magic都不行了,只有一个人还保持着巅峰水準,他是全场20投15中,爆砍34分17个篮板的Larry Bird。

「那些洛杉矶人真是养尊处优,」赛后奥拜克点燃嘴上的雪茄,抹了一把脖子上的汗水,说道,「我们天天都在这样的条件下训练。」这话有几分真假,怕是和红头奥拜克情同父子,敢搂着奥拜克脖子开玩笑的Bird都不知道,大家只知道输掉这场比赛之后,湖人就彻底丧失了对总冠军赛的控制权。

「多年以后,我已经不再记得那场比赛的比分,」一位塞尔提克死忠球迷这样回忆,「我只记得那天有多热,说真的,我身上的衣服全都被汗水浸透了,就像在汉普顿海滩上晒了8天。我不是没在热的地方待过,那天给我的感觉几乎是最糟的,看了这幺多年球,我见过很多球员因伤离场,却从来没有见过一名球员因为太热而坚持不下去。」

84年冠军战  纪念日大屠杀:下刀狠 ≠ 站得稳

G6在洛杉矶,湖人赢了,理所应当,养尊处优的Jabbar砍下30+10,Magic 20+10。G7回到塞尔提克主场,当场馆内气温悄然攀升到32度的时候,全场球迷疯狂呼喊「Beat LA」,奥拜克瞪圆了双眼坐在场边,塞尔提克阵中杀出一尊死神,Cedric Maxwell半场疯狂冲击湖人内线,单靠罚球就拿下11分,将湖人防守扯的支离破碎,整个G7,湖人都没有看到半点胜机。

这时让塞尔提克再回头看看G3湖人的33分屠杀,Bird一定会说这幺一句话:「呵呵呵呵呵呵。」

1年后,湖人捲土重来。同样的核心阵容,同样的战术打法,如前所言:湖人队史最强一季。那年湖人打出更狂野的62胜20负,领先分区第二名20个胜场创历史纪录,单季54.5%的投篮命中率和2575次助攻同样前无古人。但,塞尔提克例行赛比湖人还多赢一场,他们送走了Henderson(换回一个选秀权,也就是后来吸毒把自己搞死的Len Bias),将Ainge拉上先发,Bird继续他不像地球人的完美表演,例行赛28.7分蝉联MVP,McHale蝉联最佳第六人。这两队就好像事先约好一样,连续第二年,历史上第9次在总冠军赛舞台上顺利会师。只是这一次的开局,让很多人结结实实的吃了一惊。

你知道谁是Scott Wedman吗?

84年冠军战  纪念日大屠杀:下刀狠 ≠ 站得稳

季后赛历史上,曾有两名球员单场出手超过10次全部命中,2012年6月3日对上马刺11投11中的Ibaka,和1985年5月28日(即那一年美国阵亡战士纪念日)对上湖人11中11的Scott Wedman。Ibaka是先发,全场打了41分钟,Wedman是替补,全场打了23分钟。Ibaka打进的11球都在内线,Wedman打进的11球有4个是外线三分,Ibaka那年22岁,潜力爆表前途无量,Wedman那年32岁,职业生涯打到倒数第三年,84-85赛季例行赛他场均只打14.4分钟,数据只得6.4分2个篮板。

Bird确实拿了例行赛MVP,但年仅28岁正处巅峰的他已经开始遭遇伤病麻烦,困扰Bird几乎整个职业生涯后半段的背伤只出现了苗头,真正的问题是肘部和陈年手指伤势(自Bird进入联盟起,他的右手食指就没有伸直过,他整个职业生涯命中那些神奇投篮,都是带着一只伤掉的手指投出来的,而这一次,是因为Bird在酒吧里和人打架,再一次弄伤了右手),McHale也有伤,那是他进入联盟5年,第一次没在例行赛里打满整季,Wedman作为两人的替补,在东决对上76人5场比赛加起来只得26分后,一战便砍下26分5个篮板,帮助塞尔提克148-114屠了湖人34分。

这就是所谓的「纪念日大屠杀」。

那年总冠军赛有一些新鲜的东西,NBA第一次採用2-3-2赛制,这样排名较低的球队可以在主场连打3场,对湖人来说,最好的一点就是不用经过长途跋涉的旅行,再去北岸花园被当成包子蒸。但这场「纪念日大屠杀」仍像是当头棒喝,就好像你踌躇满志的想着这一次一定能成功复仇,却被对手一记重锤砸翻在地,面前是Bird冷峻的面孔,远处是奥拜克燃烧着的雪茄烟头。

84年冠军战  纪念日大屠杀:下刀狠 ≠ 站得稳

「那是第一次,也是最后一次,我们面面相觑,觉得自己根本赢不了。」Magic这样回忆。

「那就是一场根本没办法解释的比赛,」Pat Riley补充道,「不知道为什幺比赛就驶入了错误的轨道,快得你根本拉不住,我们的球员看上去都很疲惫,完全不知道在场上应该怎幺打球,更别提怎幺赢。」

特别是Jabbar,那年他满38岁了,已经无法再像年轻时那样呼风唤雨,G1他只拿了12分,被比他年轻8岁的Robert Parish防得死死的。

那场屠杀过后,波士顿当地媒体撰写了这样一篇文章:现在的问题是,比赛还会回到波士顿吗?Riley看了那篇文章,湖人所有人都看了。第二天一大早,Riley走进湖人下榻球馆的录影室,他发现有个人早早等在了那里,是Jabbar。

平常看录影,Jabbar都坐最后一排,那天他一直坐在第一排,抱着双臂坚硬的像一块石头,他的身体语言像是在说:让我来看看我都做错了些什幺,準备看看那些畸形秀吧。「那就是Jabbar,」Riley说。

当然,Riley并没有因此留情,他没给手下任何一名球员好脸色看,Jabbar、Magic、Worthy、McAdoo,每个人都被Riley骂得狗血淋头,其中最多的问候是送给Jabbar的,最后,所有人都被激怒了,Riley咆哮了足足两个小时,换来湖人所有球员像疯狗一样,红着双眼登上了开往球馆的大巴。

84年冠军战  纪念日大屠杀:下刀狠 ≠ 站得稳

「我们知道他们会在第二场全力以赴,特别是输了34分之后。」Bird说。那天比赛前还有这样一个细节,湖人出发之前Jabbar找到Riley,说:「教练,我能让我的父亲和我一起坐大巴去球馆吗?」Riley同意了,Jabbar的父亲个子很小,父子俩上车之后也一直没怎幺说话,「那给我们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,」Magic回忆起这个诡异的细节,「Pat是一个非常严厉的人,他曾立下规矩不能有外人登上球队大巴,但那一天他破例了,也许他是想告诉我们,湖人依然是一个家庭。」

G2,Jabbar轰下30分17个篮板8次助攻3次火锅;G3,Jabbar砍下26分14个篮板7次助攻2次抄截2次火锅,一切都不同了,湖人球员似乎又找回了他们惯常的赢球模式,「我们唯一目标就是打得更快,」Magic说,「这是对付塞尔提克最好的办法,我们将每一次攻防转换的速度都提升到了极致,因为速度和阵容深度是我们的优势,塞尔提克就那幺几个人可以用。」

Magic这番话,在G5得到了最好的验证,那天Cedric Maxwell打了5分钟就受伤离场,塞尔提克只有6个人可以用了,Dennis Johnson打满全场,McHale只休息了两分钟,Parish和Bird打了44分钟,湖人呢?依然是轻鬆惬意的9人轮换,板凳席上除了Cooper和McAdoo,还有现湖人总经理Kupchak,那天他打了11分钟,2投2中拿到4分4个篮板。

也是在那场比赛里,17投13中砍下33分的Worthy被戳伤了眼睛,开始戴上护目镜,「眼镜蛇」的名号不胫而走。他和狂砍36分7个篮板7次助攻3次抄截的Jabbar,26分6个篮板17次助攻的Magic一起,率领湖人9分取胜,拿到赛点。

84年冠军战  纪念日大屠杀:下刀狠 ≠ 站得稳

此后,系列赛没有再生波澜,G6塞尔提克启用年仅23岁的Greg Kite,一共也只有7个人打球,先发五虎中出战时间最少的Parish高达39分钟,McHale 32分16个篮板拼到6犯离场没用,Bird 28分10个篮板,却只有29中12,「失去Maxwell的影响真的太大了,」Bird说,「那是系列赛真正的转折点。」事实上Bird也需要为总冠军赛失利负责,他的命中率只有44.9%,三分命中率33.3%,最终塞尔提克100-111输球,湖人历经26年时间,前后9次征伐,终于在总冠军赛里战胜了塞尔提克。

G6最后几秒,Cooper把球高高抛向空中。

去TMD大胜,去TMD的纪念日屠杀,我们赢了。